原标题:《幼童患血癌亟待保命,爷爷拖病躯拼命挣钱晕倒街头》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朱久阳 萌友 杜跃俊 闫向涛/文图视频 见习编辑 崔瑞渊/剪辑

  随着救护车一阵刺耳的鸣笛声,人们的目光都停留在街边的一个小吃摊上,而小吃摊旁的地上正躺着一位老人,现场,救护人员经过紧急处理之后最终将老人抬上救护车。这是日前发生在郏县街头的一幕。据了解,晕倒的老人叫马三宽,因孙子患重病需要很多钱,老人为给孙子筹治疗费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状况,高温天气之下坚持在街头卖油茶,最终因血压升高晕倒在小吃摊旁。

  图为马三宽老人被救护人员抬救护车上

  马三宽,今年65岁,家住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城关镇。一家6口人原本日子过得也算幸福,而自从两年前马三宽患脑出血造成偏瘫开始一家人厄运不断。2018年,马三宽突患脑出血造成偏瘫刚治愈不久,次年又患下肢静脉曲张,仅手术前后花费就有5万多元。2019年10月,刚出生9个月的孙子小钰宸在省城某医院确诊髓系白血病M4。“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的疾病,突然降临到自己的孩子身上,我们一家人都接受不了。”奶奶白香兰哭着说。

  图为妈妈丁玲抱着正在发烧的小钰宸在病房

  当时医生拿着诊断结果说孩子病来势凶猛,要先做4到6个疗程的化疗,病情稳定后必须做骨髓移植,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化疗需要三四十万元,骨髓移植进仓费用要40万元,后期的抗排异治疗也要三五十万。听了医生的话,小钰宸的爸爸马草源和妈妈丁玲玲立即打电话把刚开了两年的童装店转让出去。全家从此又走上不断借钱、不断往医院交钱的坎坷道路。

  2019年10月27日,小钰宸开始第一次化疗,然而,直到第28天骨穿结果显示小钰宸的病情依然没有缓解,无奈移植手术一直后延。而第二次化疗刚开始孩子基因MLL-AF10呈阳性,融合基因预后不良,属于高危基因。“第二个疗开始不久,小钰宸出现了高烧,茶水不进之下还伴有拉肚子、便血、肠道感染、流鼻血、胸腔积液、腹部积液、脓毒血症等一系列症状,期间,小钰宸住进重症监护室需要每天输营养液。”爸爸马草源说。

  图为妈妈丁玲看着骨瘦如柴的小钰宸伤心流泪

  “第三个疗程28天时骨穿结果显示没有缓解,医生称孩子希望不大,且建议转院或者放弃治疗。当时感觉像是天塌了一样。”妈妈丁玲玲说。接下来,小钰宸被立即转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进重症监护室,当天医生连下5次病危通知书。8天后医生让家长进去陪护,孩子从18斤瘦到了12斤。“孩子精神恍惚叫着喊疼,想要回家找奶奶……”提及孩子住院期间的情形,丁玲玲泣不成声。

  图为小钰宸在病床上

  四个疗程化疗之后,枯瘦如柴的小钰宸依然没有达到进仓移植的条件。而治疗期间,小钰宸仅仅在重症监护室14天就花费12万元,而加上前两个疗程,总花费超过40多万。巨额的花销早已将这个本就拮据的家庭彻底掏空,作为孩子的爷爷奶奶,马三宽与白香兰也开始筹划着为这个家庭分担一些压力,思考再三之后,老两口决定将搁置的老本行重新捡起来,于是开始在街边支起了卖油茶、浆饭的小吃摊。

  图为妈妈丁玲抱着小钰宸在输液

  而作为爷爷的马三宽身体抱恙已久,由于静脉曲张手术后发作,他的腿上筋疙瘩暴突,不能久站。而奶奶白香兰的血压一直不稳定,且由于大脑供血不足,老人经常走路晕晕乎乎。“孩子爸爸妈妈忙着挣钱还账,孙子一直都是我在带,现在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孩子的笑脸,我整夜睡不着觉……”白香兰说道。

  图为可爱的小钰宸

  小吃摊开张之后,老两口每天下午2点多钟就开始生火做油茶、浆饭。然后再拉到街上摆摊。尽管暑夏高温三四十摄氏度,马三宽也不停一下,有时候静脉曲张疼得受不了可马三宽依旧咬着牙坚持,懂事的大孙女曲晨曦才六岁也会在幼儿园放学之后到摊位上帮助爷爷奶奶洗碗。

  图为刚满6岁的姐姐在帮爷奶刷洗碗

  “去年,小钰宸在医院已花60多万,且全是自费。今年,给孩子办理了农村合作医疗,当地政府也给孩子办了低保,而除去报销的,外债就借了超过25万元。”马三宽称。目前,由于孩子年幼加上基因又不好,医生建议去北京大医院做移植手术。而眼前进仓费就要40万元,这还不算后续遥遥无期的抗排异治疗。

  图为马三宽和老伴白香兰做油茶

  “油茶2元一碗,浆饭2元一碗,小地方人也不多,一天能卖50到60碗,能挣40元到50元。”白香兰说,虽然挣的不多,但也要努力去做,他们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想让刚来这个世上不久的孙子过早的离开他们。